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 > 经济学论文 > 正文
农地规模化经营的内部动力研究
2012-11-06 20:39:37  作者:  来自:   字体大小:【】 【】 【
我国目前农地规模化经营的内部动力主要来源于农地比较收益降低导致的农地流转的推动、农业科学技术的促进、土地规模效益的驱动、农业生产结构调整及产业化经营丰厚利润的吸引等几个方面,我们应当抓住时机,适当...
我国目前农地规模化经营的内部动力主要来源于农地比较收益降低导致的农地流转的推动、农业科学技术的促进、土地规模效益的驱动、农业生产结构调整及产业化经营丰厚利润的吸引等几个方面,我们应当抓住时机,适当地推行一系列发展农地规模化的外部措施,内外因相结合,推动农地规模化经营。
  关键词:农地;流转;规模化;内部动力;实现途径
  作者简介:张云霞,新乡学院社科部教授(河南新乡453000)
  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事物的产生和发展是有其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但内因是其根本动力,起决定作用,是事物产生和发展的基础、可能,如果没有这种基本的可能性,那一切就无从谈起。就像一个鸡蛋,如果它本身不是一个受精卵,不是一个胚胎,就是一个“黄蛋”,那么外部的孵化条件(指温度、光照、湿度等)再好,也不可能生出小鸡来。它就是缺少内部动因。农地规模化经营当然也符合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必须要有根本动力,要有这个可能性,然后再辅之以相关的外部条件,因势利导,自然会水到渠成。
  一、农地规模化经营的内部动力
  农地规模经营的内部动力产生于农地生产、农业经营的本身,是其自身生产状况的变化引起的一种调整、发展、改善、改革要求,也是一种诱致性变迁的内在力量。以我国目前的农地经营实际来看,它有着较强的规模化经营需求和动力,这种需求和动力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1 农地比较收益降低导致的农地流转的推动
  目前我国农地与第二、三产业相比较的收益较低是人所共知的,但低到什么程度可能都不清楚了,我就以我们课题组2011年3月对河南省内乡县赵店乡的调查数据来加以说明。这里农作物收益高的要数种红薯了,红薯平均产量大约是每亩3000斤,每斤按一般价格0.5元算,共计每亩可卖1500元。除去幼苗、肥料、农药、承包费等成本费620元,每亩红薯的收益是880元。一个家庭就按种植4亩红薯计算,可得收入3520元。也就是说每户进行农业生产的经济收入每年也就三四千块钱,而要是出去打工的话,一户就按一个劳动力计算,按每天工钱较低的60元算(如果是比较脏、累的活,每天得100元左右),每年365天按出工280天算,收益也可达16800元。就是再少一些,收益最低也可达15000元左右。在家农业生产连出去打工的零头都不够,可以想见农业产出的效益是多么低微。而且,目前农地经营状态下的这种农业收益远不如二、三产业,收益的状态、趋势也不会改变,主要原因如下:
  第一,农产品是人类的基本生活用品,每个自然人皆有消费的权利,特别是在当今的人权时代之下,社会对其供给的要求越来越强烈。然而,农产品的价格却不能太高而影响到一部分人乃至大部分人的生存权利(去年年底到目前市场上面粉、大米、食油、蔬菜等农产品的提价已使我们感到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政府决不会容忍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所以,农产品通过市场供求的变化来调整其价格(需求强烈价格就贵,需求弱小价格就便宜)而获取更高比较收益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第二,既然农产品的价格不能变化太大,在我国农地有限的情况下,农业经济收益的提高就只能依靠提高农地的生产效率来实现了。这其中生产技术应该是决定性的因素,可是,在短期内农业的生产技术水平是很难提高的,也就是土地产出面临着硬性约束,农业比较收益的提高有着严格的条件限制。
  另外,农产品的生产具有比较长久、稳定的周期性,半年左右应该是最短的,有的农产品生产周期可达一年上下,农产品的生产和供给总是滞后于市场需求的变化,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去年“蒜你狠”,大家都去种蒜,结果今年“蒜你贱”,农户都把长成的大蒜扔地里,连挖都不挖了,因为卖蒜的钱连挖的工夫钱都抵不上,这就使农业经营的风险大于其他产业;除了市场风险和社会风险之外,农业生产还面临着更大的自然风险,尤其是近几年更加厉害,不是南涝就是北早,不是西震就是东雹。人“胜”天难于上青天。自然灾害影响农业生产日益严重。这些都使农业产出波动较大,难有一个稳定的、好的收益。
  根据微观经济学原理,在相同的人力资本投入下,如果其他行业的产出效益大于土地上的产出效益,也就是△MPI/△MLI<△MP2/△ML2,这时土地流转就会自发地进行,直到两者边际效益相等为止。土地自由流转就是在市场机制下土地向最能发挥它的效益的地方流动,也就是农地资源的优化配置。由于我国现在农地资源的效率低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农地零碎化经营、条块分割严重,因此,为避免这种效率损失,首当其冲地,农地在重新配置的过程中,向一定程度的规模、集中靠拢就成为一种重要选择和必然趋势。因为现阶段我国的农地比较收益太低,农地流转、规模化经营的需求、动力就会很大。
  2 农业科学技术的促使
  工业革命以来,技术变迁使产出在相当范围里发生了规模报酬递增,正如马克思所说,资产阶级凭借着新的科学技术,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财富,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财富还要多,还要大。这就使得更为复杂的组织形式的建立比如工厂制度、企业制度等变得有利可图。科学技术的应用对农业生产的影响虽然并不如工业生产那样明显、剧烈,但农业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以及电子遥感技术的不断提高必然对农业经营的适度规模提出新的要求。
  按照有关理论,科技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会影响农业生产经营单位的投入产出关系,因此,不同技术情况下的农业生产单位的最佳规模经营是不同的,也就是当农业经营单位的农业生产技术水平处在较低的x状态时,其最佳农地规模经营度为较小面积的X,如果它的农业技术水平处于较高的y状态时,则它的最佳农地规模经营度为较大面积的Y,若是它的农业技术水平处于更高的z状态时,则其最佳农地规模经营度就为更大面积的Z,总之,农业技术水平越高,它的最佳规模经营度就越高。这已被Rudra,Deolalikar等学者的实证研究所证实。这也可以用最简单、最朴素的材料来加以说明,过去我们用传统的农业技术如镰刀、斧头、牛耕、铁锹等耕作,一个劳动力只能耕种几亩的土地。现在我们用小型的农机具、有机化肥、高产种子、高效除草剂等耕作方法,一个劳动力可以耕种几十亩的土地,欧美国家实行大型的机械化,用更高级的农业生产技术,一个劳动力可以经营几百亩的土地。
责任编辑:phpcms
本文引用地址:
最新论文
推荐论文
相关论文